LOADING...

“你们是刚下班的医务人员吧,住在哪儿?我们送你们

今天是来黄石的第十天,队友们都积极有序的在各个医院的不同科室工作了。这几天我在隔离病区上班,与儿童护理相比,成人的护理会更加直观,他们能表达自己的需求,但我们所负责的病患都是危重症患者,在实际的护理中也存在一些问题,好多事都是第一次做,但在静脉穿刺方面,我们儿童医院还是占优势的。病房里大部分人都是吸氧的(有鼻导管、面罩给氧,经鼻高流量氧疗、无创机械通气等),看着非常痛苦,发烧,咳嗽,呼吸费力。第一次接触新冠肺炎患者,看到那一幕幕,莫名的心酸。大多数病患都是有基础病的老年人,行动也不便,今天协助一位老奶奶如厕洗了便盆;有个阿姨,发烧,一直在喊,看得出来,她十分痛苦也非常焦虑,给她喂药擦身体打留置针,然后给她做了些心理疏导,貌似无果,希望她的病情能够尽快好转,不再痛苦;有位老奶奶,在给她换输液袋的时候,她突然很激动的跟我说: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我家老头子解除隔离了,你是不是应该恭喜我,真替她高兴!每次听到病患说:你们是从江苏的吧,千里迢迢过来,特别感谢你们,你们辛苦啦!那时就会觉得我们是被认同的,会很欣慰!

因为在隔离病房,没有陪护,各种岗位都在急剧缩减,护士身兼数职,除了平时的各种治疗(打针、输液、做血气分析、测生命体征……),其他的陪同外出检查、打饭、生活护理、医疗垃圾及生活垃圾的处理等等都是我们完成!

上班很疲惫,穿着防护服行动不便,有时就做一个操作就会满身大汗,每次摘下口罩,脸上的压痕会有点痛也有点痒,耳根也会疼。说我们辛苦,当地的护士更辛苦,她们有的已经连续上班20几天了,每天上班还都激情满满,很敬佩。面对饱受疾病摧残,忍受生命受胁的恐惧的患者,面对夜以继日工作了那么久还在坚持的战友,就不敢松懈!

(我们科最年轻的病患,昨天面罩吸氧改为移动呼吸机了,他也是非常焦虑的,每次给她做完一项操作,我都会给他加油打气!)

(一个非常乐观开朗的奶奶)

下了晚班在医院门口等班车回住处时,一辆私家车突然停了下来:你们是刚下班的医务人员吧,你们住哪里,我们送你们,真的很感动!每个黄石人民都在以各种形式团结一致抗击疫情,为抗击疫情做着自己力所能及的事!加油!冬天已经过去了,春天来了,愿阴霾过去,所有人都迎来繁花似锦!

(记者:沈颖)